申论热点:“娃娃直播”乱象频出,该如何监管?

申论一点通周年庆钜惠正在火热进行中!

砍价力度十倍暴增 轻松砍至0元!

口碑课程、书籍大降价

点击立即参与周年钜惠


【背景链接】

近年来,以快手、抖音等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APP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尤其受到青少年群体的青睐。但是,近来某些直播平台频繁出现一些低俗的直播内容,怀孕的未成年妈妈扎堆做主播、中学生休学在家做游戏主播月入上万、小学生直播跳脱衣舞等,如此种种,更有甚者,为了积攒人气赚钱,试图另辟途径直播变得惊险刺激,最后不惜搭上生命。未成年人参与直播出现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引起社会各界的质疑,未成年人是否应该参与直播,引起哗然。


【综合分析】

网络短视频是一个广泛社交、分享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制作和分享喜欢的东西,被更多的人看到,受到关注,可以满足被认可的需求。同时平台最大限度的保证用户的自由和提供给用户展示的舞台。而青少年处于身心发展的关键期,希望展示,渴望被认可,善于模仿、容易被“带歪”。

“娃娃直播”,已然成为一种流行趋势,直播行业竞争激烈,几大平台不遗余力的拉动更多用户向主播打赏付费。在商家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直播江湖如何面对“未成年人”成为现实而紧迫的问题。尽管我国在相关法律方面已经开始逐步完善,但是由于网络环境纷繁复杂、网络直播缺少对于未成年人的相关条例,未成年人如何健康享受网络直播环境,亟待解决。


【相关问题】

1.用户注册简单便捷,平台监管有漏洞。伴随直播行业的快速崛起,直播服务受众群也在不断扩大,使用直播服务的前置条件也趋于简化。以国内的虎牙直播为例,用户注册时只需要提供手机号码接受验证短信或关联其他社交类账号便可成功注册为该平台用户,享有观看该平台所提供的全部直播内容以及购买该平台上所有价格段位礼物的权利。如果选择在该平台认证成为主播,则只需要提供真实姓名及身份证号码即可。整个验证过程只需 3 至 5 分钟,用户在该平台上面的任何操作均不受到用户实际年龄的限制,这也使得未成年人能够在不受任何约束及保护的前提下使用直播服务,从而产生有争议的社会现象,引起人民群众的广泛关注与讨论。

2.家庭教育失衡,家长应该反思。2015 年,《英雄联盟》高级游戏玩家、年仅 12 岁的左佳成选择与熊猫直播签订合同,以月收入 3 万的待遇成为该平台下的签约主播,而后因学习成绩不佳选择从原有初中退学,转入职业技校全身心投入到游戏直播中,家人对其选择表示支持。义务教育阶段都未完成便选择退学做主播的举动势必会对影响到其他未成年人,让缺乏判断能力的少年儿童认为直播可以轻松获取高额收入及海量关注。

3.相关法律不完善,让“有心人”钻了法律漏洞。2018 年 4 月,快手官方发表声明,查删类似内容的账号及视频,并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严禁未满 18 岁的用户开通直播权限,而早在 2016 年 4 月,映客直播、花椒直播的等 20 多家提供网络直播服务的企业联合发布的《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中明确规定:直播平台不允许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但这种形式只是少数企业的行业自律形式表现,并不具备法律效力。未成年人担任主播或者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应当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同意。这些条例虽在法律上对未成年人直播进行了一定限制,但受限于有效范围,很难对其他地区产生约束力。未成年人收看网络直播时容易受到网络低俗内容的诱惑,做出极端行为,而目前法律只能处理触及底线的人,尚且缺乏相关保护及预防条款。


【相关对策】

(一)严把审查机制,提高用户门槛。

1、直播平台应完善未成年人主播审查制度。未成年人拥有使用网络直播的自由,但网络直播平台不能因此轻易地与未成年人签约。在面对未成年主播时,网络直播平台应保证未成年人监护人对签约内容及直播内容完全知情,并严格限制未成年人主播的直播时长及直播时间段,确保其在不影响正常的学习生活情况下进行直播活动。一旦未成年人主播违反规则应立刻通知其监护人并让主播进行停播整顿。

2、提高用户发言门槛。由于观看直播与在直播间发表言论的操作均不受到用户账号等级限制,直播间内容易出现低俗弹幕内容,在针对未成年主播直播间时更应注意消除这类弹幕。因此网络平台应在未成年人主播直播间限制用户等级下限,并加强对弹幕内容的监控,加大对低俗内容的惩罚力度,直播平台有责任保证未成年人的权益不受侵犯。

(二)提高家庭监管,倡导社会监督。

直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孩子的展示感和成就感,但直播出去,外界怎么接受,以及外界的反应这又是一个问题。年龄尚小的孩子们,身心发展尚不完善,对于外界的探索很容易受到影响,这就需要家长的引导和疏通了。首先家长要以身作则,给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其次,耐心引导巧妙沟通,直接阻止,效果往往适得其反,可以循序渐进控制其直播并告知其危害后果,加以引导。最后,家长可以和学校联合监督教育,学校应该定期开展相关活动,让其认识到网络的危害性,加以正确教育,利用网络的优化资源,提高学习成绩。

(三)健全相关法律,完善法律漏洞。

完善并落实《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目前《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第四章第二十二条至二十三条对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方面进行了明确的限制,如禁止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其接触的游戏或游戏功能 ,而网络直播与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具有相似性,理应增设网络直播的相关条例,如有效识别未成年人用户,对未成年人用户的累计消费上限及在线时长进行限制。加强行业自律能力,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在处理未成年人直播相关纠纷时,企业应主动配合监护人进行调查,及时制止未成年人在网络直播上所做出的冲动过激行为。同时企业理应提高对未成年人用户的关注程度,加强对未成年人用户操作的规范,控制未成年人用户的使用时长,拒绝向未成年人用户提供高额消费项目等不适合未成年人使用的服务内容。

 

【高频金句】

1、督促青少年发展兴趣爱好,增长学识、见识,充实心理的空间,这样才有可能逐渐摆脱虚拟世界的桎梏。 ——人民日报

2、网络直播不是虚拟经济。每个账号背后都是人,都是向往美好生活努力打拼的奋斗者。 —— 闫博

3、直播是一次风口,下一个风口在哪,值得每个人思考。—— 梁岱


【权威论述】

网络直播如今已经成为一个拥有庞大年轻用户的群的娱乐社交方式。既然国家鼓励通过网络传播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的网络文化产品,在处理未成年人与网络直播问题上,就不能单方面禁止未成年人接触网络直播,而应该加强对网络直播的监管,净化网络直播坏境,让网络直播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提供助力。      --万方数据

 

【案例拓展】

2017年,美国警方在密西西比州格尔夫波特逮捕了三名涉嫌在Facebook Live上直播性侵犯过程的青少年。单纯为了好玩,将一名23岁的女性受害者推上风口浪尖,该视频发布后,点击量达到4万多,视频发布者无所谓的心态导致受害者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该直播平台也被舆论导向指责,要求严惩。

美国既是网络直播行业的乐土,也是直播行业的地狱。在网络直播监管方面,联邦政府制定了多部法律,主要强调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先后通过了《通信内容端正法》、《儿童网络隐私规则》、《儿童互联网保护法》等多部法律。美国还鼓励自律机制建设,协调政府机关与网络直播产业之间,言论自由与社会道德之间的关系。

 

【时评文章】

"娃娃直播"亟待规范

把学习变成了边写作业边卖萌,当“模特”为多款护肤品做推销,镜头前唱唱跳跳来一场歌舞表演……越来越多娃娃模样的主播出现在直播间,“小主播忙着挣钱找成就感,小粉丝忙着花钱刷存在感”的现象突出。直播江湖如何面对未成年人成为现实而紧迫的问题。

对待“我的主播未成年”现象,我们不能全盘否定。当下社会已进入网络时代,“玩直播”“刷视频”已十分普遍,未成年人的参与权理当得到尊重和保障,而把未成年人隔绝于网络环境之外既不明智也不现实。当然,未成年人过早参与直播,又缺乏有效的规范引导,弊端也很明显。未成年人由于思想仍不够成熟、生活阅历浅、社会经验不足,易被功利捆绑、为流量左右。比如,去年有小女孩在某平台用“我妈死了”求一万个赞,就是极端个例。观看直播的未成年人也极可能被良莠不齐的网络直播内容“带歪”。因此,对“娃娃直播”进行相应规范,十分必要。

实际上,未成年人参与直播的情形很多样。就从未成年人做主播的目的和影响来看,有的完全出于娱乐放松、展示才艺,有的为了赚钱出名;有的是很好地利用了闲暇时间,有的则影响了学业。“一刀切”地禁止所有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在当前并不合适。前不久,由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则建议,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在父母同意或陪伴情况下使用。

其实,“娃娃直播”不是不可以,关键是如何规范引导。而对未成年人涉入直播行业按年龄、分阶段做出规范,或许值得考虑。但更重要的是把好直播内容关,规范引导未成年人直播行为。这离不开个人的理性克己、网络平台的规范审核、家庭的教育沟通、配套的法规措施以及良好舆论氛围的合力。唯此,才能让“娃娃直播”在清朗的网络空间中健康发展。 (作者:张冬梅,来源:广州日报)

 

本文由申论一点通整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申论一点通”。

67 17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马上登录,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申论一点通